【王喻/20h】出柜

20时,大雪。

新的一年啦。

 

X小区是G市在普通不过的一个中档小区,现在正是晚上6点多的光景,转凉的天气阻挡不了大妈们跳舞的热情,小区的绿化道已然零零散散地来了好些人。

这样的时刻,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般是不敢路过这里的,怕被一群阿妈拉住相亲。

但王杰希不知道呀,他只知道这个单元上去是喻文州家。

王杰希年纪不大,穿得好个子高精气神好,就是个标准的帅小伙,一会儿的功夫就有阿姨来攀谈了。

他也不恼,顺势悄悄打听起了喻文州的老爹老妈,都是十几年邻里邻居的,又有哪里不知道的呢。

王杰希一边微笑着点头,一边过滤掉各种乱糟糟的信息。

“喻妈妈是个可时髦的老太太呢,高级知识分子,那说起道理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之前这单元的秋丫头和她妈妈吵架,那都是她给劝好的。”

“人也好,也会教小孩,他家喻文州可优秀啦,从小就乖。”

“小喻认识的朋友也是小王你这种优秀的小青年啊。”呃,这句也算是无用信息了,踢掉踢掉。

说话间的功夫,喻文州下来了。围了围巾拎着行李箱子,他穿着件长款的风衣,走起路来飒飒带风,面色雪白,一副斯文英俊的样子。

那阿姨顺着王杰希的目光一眼就看到了:“呀,文州怎么大晚上的……这是要出门?这天都黑了,好歹家里睡一晚啊。”

喻文州嗓子比寻常还要低哑斯文些:“公司有急事,您看我同事都在等我啦,阿姨我们先走啦。”

“诶……你们这些孩子,一个赛一个的忙。”阿姨也不知想起什么感慨了句,摇着头去找她的小姐妹了。

喻文州一下楼王杰希就瞅见他了,小脸煞白的看着说不出的可怜,两个人也没多说什么,领着路两个人都往外走。

一时沉默。

 

喻文州坐在副驾,看不清身边王杰希的表情,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他的思绪还飘荡在几小时前。

二楼的沈秋是个干脆利落的姑娘,她前脚刚和自个儿对象互通心意,后脚就跟沈阿姨出柜了。

沈阿姨是个保守的老太太,当下气的要打死沈秋。是喻妈妈跟着跑前跑后安抚她的,喻妈妈劝慰沈阿姨的话喻文州都听进了耳朵里。

“你看看你家沈秋这不是觉得你是个开明的人才跟你说的,你这反应吓到小秋啦。”

“她也就是谈个恋爱,有对象了跟家里说一声,你别急别急……”

“这哪儿是病呀,这同性恋啊就是天生的,就跟小秋天生就爱喝咸的豆腐脑不爱喝甜的一样,各人有各人的命!”

妈妈温和的鼓励和沈阿姨对小秋渐渐缓解的态度给了喻文州一颗熊心豹子胆。

他一个没想开就跟家里出柜了。

“妈,我喜欢男的。”喻文州不常在家,今天饭桌上还有特意买来的白斩鸡。他这话说的也云淡风轻,还边夹了一块鸡胸肉来吃。

喻妈妈当场就愣住了,憋了半天居然憋出一句:“幸亏你爸今天不在家,不然他肯定要打死你……我现在算是懂隔壁小秋家了……”

喻文州当时心就凉了半截。

 

“是我太年轻了……这和我想的真是一点都不一样。”喻文州叹气,想了想又笑出了声,“我妈说她不反对同性恋,但是现在圈子里吃喝嫖赌啥样的都有,万一我找个对象谈了大半辈子对象跟别的姑娘结婚去了怎么办,这不是耽搁人姑娘么。”

“阿姨是对我没自信,对你还是很信任的嘛。”王杰希也被喻妈妈这九曲十八弯的反对方法惊了。

“她还说,现在双性恋多,我这弯的太猝不及防了,建议我把自己掰直,不然我太正直,在同圈那种吃人的地方待不下去的,会被人骗。”喻文州显然也是一脸无奈。

王杰希显然也时不打听这些事儿的人,一副竟然是如此的模样:“阿姨懂得真是多啊……哈哈哈感觉好像小时候,我爸妈也是那样,玩电玩的小朋友不能跟他们一起玩,因为他们成绩都差!”

“我可是海口夸下了,请王杰希同志务必证明自己是一个热爱电玩的成绩优秀的好同学啊!”有个人说说话心情总会好一些,更何况还是刻意逗乐的爱人,喻文州的口气也没那么紧绷了。

王杰希一脚踩下了刹车。

“怎么了?”喻文州冷不丁吓了一跳。

“证明我是个好学生去!”王杰希摆动方向盘,一个帅气的转向,车子朝着反方向走去。

 

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脑抽到同意王杰希这个他说出来的时候一副我知道我脑袋抽了但是我决定放纵一下自己的建议。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我不想分手啊我的老天为啥我会站在这里,我是谁我要干嘛,这个牵着我手的男朋友他的脑回路是怎么绕的为什么比我妈还精准的shock到了我。

他俩顺利下了火车,B市已经入了冬,一出车站风嗖嗖嗖的往脸上刮着,两个小年轻保持着风度没冻缩起来,但手缺悄悄地揣进了一个袖管子。

王杰希小声地在跟喻文州交代自家情况:“我们家嘛,标准的中国式家庭,爸妈都挺保守应该是压根儿没往我喜欢男的那方面想过……可能不会是阿姨那种阴雨绵绵式的反应,是瓢泼大雨。”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你家吧,你爸真要打人,我一个外人在他下手总要轻一些,不然打得也该是我……”喻文州听他这么说,心里越发没谱了。

王杰希另一只手揣在兜里还是冻的指尖冰冰,这会儿捏了捏喻文州的耳垂……好么,和自个儿手一样冰:“不行,那怎么能像阿姨表达我的诚意呢,我爸不是那种打你的人,我估计也就挨点看起来惨的揍,不疼的。”

他顿了顿:“三十六计,最有用的还是苦肉计啊……没事儿没事儿你到时候别怕。”

 

风越吹越大,冷不丁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脸上。

喻文州过去的人生中少见雪,因此对这些更敏感些。他伸手接住一片雪花,那小可爱刚落入掌心就化了:“说起来今天是大雪吧,你看,下雪了。”

“是呀,这场雪下下来,冬天才算是真的来了,到时候就该有够冷的了。”王杰希没带伞,拉着喻文州往躲雪的地方跑,“等什么时候雪停了,不再下了,就该过春节啦。”

喻文州跟着王杰希奔跑起来。他的生命里刚落了一场冰雨,而现在他确打算淌过那场雨,去面对一张注定更冷入骨的生命的暴风雪。

大雪的日子,开始降温了。可后面才有冬至,有小寒,有大寒。那是迈出这一步所不可逃避的凛风刺骨。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雪不再落下,就该点起炮仗过春节了。

从开始到现在,他坚信的守候着春天。


 
评论(2)
热度(43)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