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风情万种(二)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只好去看有情人一起白头啦。

=====

江湖人来去匆匆,路上指不定还要行侠仗义,等钱掌柜请的满屋子人来齐,蓝河手边的茶已经换了三盏。

钱掌柜倒不废话,看人来齐甩了个眼神就要属下全出去了。

众人介绍了一圈,很快商讨起了冬至那日的对策来。

此番君莫笑如此大张旗鼓,教郡守觉得大失颜面,特意拉了府衙的差兵来帮忙,因此蓝河也出现在了这个满是江湖人的场合——要知道江湖和朝堂一贯可是两不相干的。这也是为何在座的好汉看他不惯的原因。

好在蓝河不在意他人目光且勤恳,不然听他们安排就算了,那还烦的提这些意见:“只冬至那天加强布防么?若他这只是打个马虎眼,提早来了怎么办。”

钱掌柜左手边第二个是个虬髯大汉,在江湖上以掌法闻名的:“蓝捕快久居庙堂有所不知,我们江湖人啊不搞这些花花肠子,尤其是他们那些封神封圣的大侠,重视名望的很,哪儿能胡咧咧败坏自己声望。他说冬至,那肯定不会早到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心里暗笑。这里坐着的一圈,就这个朝廷鹰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大同钱庄可是这大荣南十四洲最大的钱庄,岂会在意区区一块什么破琥珀,只不过最近仓库有秘宝,怕那小贼借口偷琥珀实际另有目标而已,请他们来也不是为了看那块破石头,是为了看住秘宝的。真正要守密银琥珀的,也就蓝河和他的一票手下罢了。这么一想,登时更看不起眼前这只鹰犬了。

蓝河倒也没接着跟他在这个话题上缠斗,得了那日布防要求,知道自己要带着兄弟守那块之后他就请辞了。他虽脾气好,也勉强能理解那些个大侠在想些什么,可又有谁喜欢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呢?不如早早放衙回家吃饭罢!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蓝河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还因此加紧了手下衙役的操练,就怕到时候自己看管不利跟郡守没个交代。

 

日子过得快,转眼入了冬。

叶修住在城中客栈已有好几天,除了在周围逛一逛倒也没做什么事情,店小二就当他是个寻常闯江湖的小侠客。

转眼就到了立冬,叶修住的客栈不错,这日天黑了店小二还特意给他准备了香草煎制的药汤泡澡。这是拾城立冬惯有的风俗,称作“扫疥”,立冬这天城中人总习惯用各类香草煮水沐浴,以求即将到来的冬日能身体安康。

叶修本不是拾城人,对这种把自己泡得香喷喷的行为只觉得稀奇,不过店小二一番好意他自然也是收下,直至水温冷才施施然出了桶。

多云的天气,月亮圆满了一半,窗户也开了半扇,只看到外头影影绰绰。叶修靠在椅子上,慢吞吞的点了只蜡烛。

烛影摇红间,闲敲棋子落灯花。

他自然是在等人的。

 

一阵风吹来,窗扇随风摆动,嘎吱嘎吱地叫起来,有细碎的破空声,隐藏在了这昏黄的烛火和刺耳的声响里。

那是三枚漆黑色的柳叶小刀,速度很快,角度很刁钻。

叶修慢吞吞的勾了一下千机伞的伞柄。

“哗——”伞当即被撑开。

那是把撑开能挡住大半个人的伞,雪白的伞面有着缎面的精致,烛影摇曳间有金丝若有似乎,更显出十分的华美来。

那小刀明明是极其锋利的,可碰到伞面却入如泥潭,软绵绵的甚至都不曾弹起,就哗啦啦的跌落到地上去了。

“我靠,西域蛛丝,那地方的人都是织成一小块围在脖子上用来保命的,你这是把他们皇宫这几年所有的贡品都搞来了?居然用来织伞面,浪不浪费浪不浪费!”窗户里窜出来个人,浑然不觉自己刚刚对叶修下了黑手该尴尬才是,已经冲着他的那把伞研究上了,“怪不得我上次听谁嘀咕霸图那一镖裤衩子都赔没了,我要是知道他送的蛛丝竟然这么多自己也给偷了去。”

“他们皇帝那个秃头和尚攒了五年想给自己做件袈裟来着,便宜我了。”叶修的口气仿佛在说今天早饭吃的馄饨大娘多给盛了俩一般,干脆利落的收了伞。

来人失语片刻,看着叶修手中拿伞隐隐勾出的金丝,幽幽开口:“沙蚕丝产量少,这种金色的更是难找,兰溪山庄一年也产不出几根,这玩意儿烧了化成水用来洗头,再枯燥易断的毛发也能柔韧无比,是城里贵妇爱用的美容圣品。”

“是的,蛛丝太软了,我用着金色的沙蚕丝正合用,织出来的伞面不至于太过软和。”叶修上道的点点头,复又摇摇头,“就是颜色太显眼了不够隐蔽,且怎么也不掉色,不然就完美无缺了。黄少天,你们肯定研究过这玩意儿,颜色能漂了不。”

兰溪山庄自然是也发现了沙蚕丝这一特性,可这玩意儿产量太低,每年在贵妇圈又能赚个盆满钵满,这不是好容易攒了点打算琢磨琢磨就被眼前这家伙顺手牵没了么?他越想越觉得这都是些什么事儿,语速也是愈发的快了:“所以你退朝之后溜得连个影子都找不着就是为了做这武器,要不是云秀妹子在烟雨楼和你撞个正着,你就一直不打算露头?老叶,你搞些什么呢这都是……”

好在叶修习惯这厮说话漫天跑马的架势了,及时刹住了他的话头:“千机是把好武器,可是还没有做完。”

黄少天噎住:“密银琥珀?”

叶修点头。

 

“我堂堂剑圣,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帮你偷东西的?我是兵士,兵士是什么你知道么,就是年纪大了不去打仗就回县衙里当个捕快,专门抓你这种小偷的!”客栈隔音并不十分好,黄少天压着嗓子的这两句怨气更重了,“不是说冬至么,今儿个立冬你就去偷了你心真脏!那密银琥珀放哪儿了,大同钱庄的地图呢?”

“没地图,今天不正是去探查,东西冬至才偷呢。”

“那你喊我来干嘛?我很忙的好不好,忙着入京谢命呢。”黄少天担心好友才急急忙忙的赶来了,眼见着这厮一根毛都没掉,松了一口气也不着急了。

“蓝雨军南疆大捷,上龙颜大悦,令主将黄少天率军回京,论功行赏。庆功宴在小雪后三日。”叶修不紧不慢的看着黄少天,“我们城里唱歌谣的娃娃都知道的。”

“去去去你又不是土生土长的拾城人,我是不是这两天陪你探完钱庄的点儿,冬至戍边的时候路过这儿还得帮你偷啊。”

“呵呵”。叶修也没什么要收拾的,领着路就往大同钱庄走,显然是默认了。

 

老人家说,入了冬要进补。秋收冬藏,忙活了一年,正收拾好新鲜的粮食,是该趁着新鲜多吃些,不然进了冻只有咸菜和茨菰就叫人难受了。

今天立冬,衙门的后厨大妈给一众捕快煮了成盆的饺子。蓝河捕快放了衙,吃了大半时辰的饺子。实在是吃撑了,家又就在衙门边上。

兢兢业业的小蓝捕快一合计,得,还是去自己的辖区巡视巡视吧。


PS: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之前写了什么之后想些啥?QAQ我没把大纲带回老家,哇。

PPS:茨菰,真的超级难吃。

 
评论(7)
热度(37)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