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车钥匙沉塘了千波湖,并一把火烧了车。

_(:з」∠)_半小时果然好难……光顾着码字了都没空去想剧情= =


上接 @某嫌的窝棚 【叶修无奈地笑他笨,刚拉开试衣间的布帘,就看到蓝河暴露在空气中的,纤细白嫩的腰肢。】

叶修的反应速度和手速那可不是盖的,即使脑子楞了一下,手还是秒拉上了试衣间的布帘。

蓝河是脱毛衣的时候头发卡在了商标上,那毛衣质量又好,此刻脑袋被一堆毛线埋住,眼睛都睁不开了。

人在猝然失明的时候通常会没什么安全感,好在蓝河知道叶修在,他感受到那只熟悉的手在自己脑后一绺绺的解开那些缠在一起的结,内心安宁无比。

毕竟这不是个很难的活儿,却是个很需要耐心的细致活,而叶修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了。

但自己眼睛看不见,爱人的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头,偶尔还有呼出的热气喷到背上,蓝河觉得自己头发已经都立起来了,耳后的鸡皮疙瘩大概是能掉下来炒盆菜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氛围哟,蓝河心想,他决定起个话头:“头发好像蛮久没剪了,居然都能缠上商标,得抽空去剪一下啊。”

“恩,我也好久没剪头发了,我俩都得剪了。”

“待会儿反正也没事做,买完衣服我们一起去?”感觉到了脑袋后面的松动,蓝河挥挥手示意叶修不用继续了,自己抬手把毛衣扯了下来。

叶修退后两步,看这那堆米白色的毛衣团子里冒出张支棱着一头乱毛的白皙的人脸来,那是他爱人的脸:“这衣服蛮好,买了。”他顿了顿,“挺……衬你肤色的。”

“那就它了!”蓝河也爽快,知道叶修从来衣服挑个自己的尺码就买从来不试,给他拎了一串基础款大衣,干脆利落的排队结账去了。

平安夜,人有点多,排队的时候蓝河还提了一嘴:“就是不知道待会儿理发店人会不会很多……”

人还真就特别多!

叶修蓝河走了三家里头都是爆满,一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蓝河纠结了:“要么,改天?我们可以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再找找吧,这儿理发店我记得挺多的……”叶修这人向来是当日事当日毕的,仍不死心又带着蓝河转了大半条街,“阿远,这家店是理发店吧?之前没见过,新开的么……”

这大概真是家新开的店,又坐落在偏角处,因此此时竟也一个客人都没有,但门口两个硕大的三个灯旋转着。

“应该是理发店吧……”蓝河抬头看着点名,香格里拉美容会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两人相视不定中,门口的接待小妹已经迎了过来:“两位欢迎,是剪头发么?”

现在理发店都爱叫美容会所了么……叶宅男和许宅男乖巧的点点头:“对,我俩都剪。”

“tony老师,tom老师,这两位剪头发,两位请跟我来。”

“帅哥想剪个什么样的呀。”

叶修:“就这个样儿,剪短点就行了。”

蓝河:“换个帅点儿的。”

他俩的座位靠的近,叶修就看着隔壁镜子里蓝河在那位tony老师的手下渐渐地改变了造型,越看越觉得如今的时尚审美自己是看不懂了——这年头原来这样叫帅么?他已经快忍不住要笑出声了啊!

蓝河似乎也有话要说,他正要开口,听到耳边轰隆隆的声音。

然后就是一阵嘈杂的叫嚷,从内间跑出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彪形大汉来。

“老大们,不好了!YLM666号实验失败,爆炸了!”

“什么?!”tony老师和tom老师同时大惊失色。

tom老师甚至一个手抖把叶修的三七开刘海剪出个豁口,生生变成么M型。


靠你了…… @典衣当剑 

 
评论(12)
热度(73)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