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刚好钟情

·王喻ONLY,非典型性一见钟情,短打。
 

喻文州就“一见钟情or日久生情”这个话题和人讨论过。青春期的男孩子嘛,对某些话题总是格外敏感,大家讨论了一圈,都对日♂久♂生♂情这个词表示出格外的偏爱,但轮到喻文州的时候,他脑袋一歪:“一见钟情吧。”

说这话是在饭桌子上,他话音刚落,坐边上的哥们儿叼着的鱼都给吓到了碗里:“哇文州你居然是一见钟情这款的?我还以为……”

“一见钟情这种小女生偶像剧现场和你人设不符啊喻哥。”

“我们文州也是个浪漫滴人儿。”

喻文州被一群损友调侃,不甚斯文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倒也不是说有所改变,而是他跑去蓝雨打职业以后,天天窝在俱乐部抱着电脑过日子,很久没和朋友聚餐过了。

也有不是抱着电脑过的日子,打比赛的日子——那是要抱着飞机睡的。

蓝雨客场对战微草,战队提前一天到的B市,他们也算是每年报道好几次了,甚至订的酒店都是往年的那家,就在微草俱乐部边附近,离体育馆也近得很。

老对手,不可谓不熟悉,加之喻文州有一个被全蓝雨嘲笑老年人习惯的饭后散步消食,他这会儿在边上的公园里慢吞吞的走着也就不奇怪了。

傍晚时分的公园纷乱而热烈,围了一圈的臭棋篓子大爷,还没来齐人便抛开音响聊起家长里短的大妈,背着书包挖同一杯冰淇淋的小情侣,被哈士奇溜地小跑起来的小白领,还有被猫围攻的王杰希。

等等,转角碰到的这是……被猫围攻的王杰希?

 

喻文州当然认识王杰希。

微草算上今年的冠军已经两冠了,兼之去年冠军是蓝雨,两队的粉丝间气氛相当的剑拔弩张,队长粉们首当其冲,顶着他俩的Q版头像微博上能大战三百回合。但其实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并不如人们所愿的僵硬,很是能聊上两句。甚至再早一点,王杰希还是个青训营选手的时候他俩就能称得上一句朋友。

但是也算不上太过熟络,起码当前的场景,这个被整整四只流浪猫拱在脚边想走不敢走的王杰希是他所没见过的。

好在喻文州憋笑功夫一流,还能客客气气的上前:“王队?”

王杰希乍一听到还没反应过来,一抬头看见喻文州一脸正经的站在那里,脸上一贯如沐春风笑容都比之前减了三分——这家伙,绝对是在憋笑!

“呃……需要我,我能帮什么忙么?”喻文州往前走两步,四只猫像是没看见他一样,照样粘着王杰希的裤腿不撒手。

王杰希摸了摸鼻子:“我从小比较……讨小动物喜欢,它们可能是饿了,你那儿有吃的么,我今天临时有事,出门忘记带猫粮了。”

合着你之前猫粮都随身携带的么?!

喻文州嘴角一抽:“看出来吸引力了,我这条鱼都不能引起它们的注意。”语气甚是哀怨。

 

不过出门散步的喻文州还真带着能喂猫的东西,王杰希多少有点眼巴巴了,眼睛十分直白的盯着他手里的塑料袋。

天色有些昏黄看不太清,但应该有能吃的……吧?王杰希这样想着。

然后喻文州就掏出了根火腿肠。

他顺手把袋子递给王杰希示意他自己拿,自己熟练地把肠搁在嘴边,用一口白森森的牙咬出了刚好的豁口,再一拉就剥了皮。

王杰希学着他的动作蹲下来喂猫,问题解决的他心情甚好,开始和喻文州扯淡:“你们蓝雨待遇这么差啊,晚饭的点队长跑出来给全队买方便面和火腿肠。”

喻文州耸肩:“少天和郑轩吃不惯这边的菜,出门非要我带。”

就算是职业选手也没那么讲究,晚饭自然是随便在酒店边上找家馆子解决了。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自然谈不上挑食,可隔着1895km的地域差异,吃不惯这边的菜也算不上稀奇。于是几个宅的就闹着让喻文州散步时候顺路带点填肚子的宵夜回来。

喻文州自然不能辜负他们希望的买了泡面和火腿肠。

“啧,你们吃货省居然也挑食。”

“我们只是吃不惯北方菜,”黄昏时候,喻文州蹲在逆光里,笑的时候眉角有蜿蜒的光,手边上有乖巧的猫,“北方人还是吃一吃的,虽然没有福建人好吃。”

这厮还用舌头舔了舔牙。

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整个人一哆嗦——一定是被这家伙恶搞吓得。

 

一时相对无言。王杰希喂完猫点头示意了下,匆匆忙忙的表示要走了,没个两分钟就消失在了拐角。

喻文州满脸无辜,他一个吃货省人民自黑把帝都人民吓跑了是什么情况哟,王杰希莫不是晚饭吃多了血液流向胃部导致了大脑突然缺氧?他又摸了两把猫,惊觉不对。

他方便面还在王杰希手里呢!这家伙顺手拿走了,黄少天他们吃什么?

好在四只吃饱了的猫对这条鱼没什么意思,顺利的放了他走人,他迈大步子匆匆追人去也。

这个公园不大却拐七拐八的,喻文州实在猜不透王杰希是走的那条,索性打算去微草堵人。没几步路,他又走得快,职业选手的好视力,一会儿让他就在十字路口看到了王杰希的尾巴。夕阳火红的撒下来,映得他手里的一次性塑料袋也在发光。

光正好,云正好,风正好,他走得慢悠悠,显然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拎着蓝雨全队晚上的口粮。啪嗒,一个小皮球咕噜噜的滚到他面前,让他停了脚。

红灯,没有大人照看的小女孩,小女孩拍到路上的皮球,还有,忙了一天昏昏欲睡的暴脾气司机。

喻文州惊觉,原来人在最快反应过来危险的时候,是叫不出声的……起码他喊不出来,他只能下意识的拼命往前跑。

跑到的时候司机大叔正嘟哝完,一踩油门走了。王杰希抱着小女孩滚进了绿化带,沾了一身的草籽,他和喻文州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没事吧?”

 

好在小女孩只是吓到了,被他保护的很好,王杰希松了口气,冷不丁听到一个二重奏,抬头看见了喻文州:“喻队?你怎么……”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扑过去带着小女孩躲车的时候紧张,下意识紧紧地抓着塑料袋没撒手,被提手勒出了红痕。里面的方便面被他一个大活人压在地上滚了一圈,不用看也知道稀烂的不能吃了。

喻文州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吧?”又问了一边,他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其实他很注意锻炼的,跑这几步倒不至于让他心跳加速到这种程度。

王杰希扶着小女孩站好,自己站了起来,掰掰手摸摸胳膊,不疼:“没撞到,车擦都没擦到。”

“小妹妹,你妈妈呢,我们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喻文州弯腰把女孩头上掉的叶子摘掉,抬头看王杰希,“然后王队你得赔我的泡面啊,附近有什么馆子推荐么,过会儿我们去吃个夜宵?顺便我给他们带一份回酒店。”

“我请客?”王杰希跟着摘自己身上的碎叶子。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噗嗤笑了:“你请客!”

 

喻文州牵着小女孩的手,和王杰希在马路边上慢慢的走着。

他想起很久之前,和朋友聊天。

朋友问他:“为什么觉得自己会是个一见钟情的人呢?太爱情片了吧。”

为什么不能是一见钟情呢?喻文州想。不是第一眼对于容颜的眷恋,而是揭开了序幕的某时某地某人某一定格,就像心脏里突然长出个小怪兽,疯狂地踹着你的心口,冲着你大喊——

你看,你看,那个人看起来在闪闪发光诶!

就像他之前对王杰希的认知只是冷静又聪慧的对手,却可以在某个斜阳里窥探到他柔软的猫咪和瑰丽的热血一样。

喻文州为什么就不能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呢?浪漫在那一年他丢下录取通知书背着包去了蓝雨训练营;浪漫在此时此地此刻对此人的刚刚好,一见钟情。

爱是天时地利。

 
评论(3)
热度(54)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