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风情万种(一)

·叶蓝ONLY,侠盗叶X捕快蓝

·在月初的时候跟亲友约了拼字,然后ummmm毫无疑问的输到裤衩赔光。

·大家万圣快乐!~

 

城东,茶馆。

说书人醒目一拍,娓娓道来。

“这密银琥珀产量委实不多,而大同钱庄的这块,足足有拳头那么大,可以说惊世罕见了。不过这石头其貌不扬,又没有别个翡翠、珊瑚、羊脂白玉之类的石头那么好看,因此说是稀有,但其实有价无市。不过现在那可就不同了……盗神君莫笑不日给大同钱庄的掌柜去了一封信笺,扬言立冬那日会窃走这密银琥珀。”

“有燕西来君莫笑,千机算尽一伞开。说得,便是这大名鼎鼎的盗神——君莫笑。这君莫笑师从何人,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第一次出手,便偷得了雄途镖局的一整箱西域蛛丝,从此名噪江湖。此后他又犯下十数庄大案,同仁医馆的整只白狼尾、那嘉义粮庄的整副虺龙骨还有兰溪山庄的纱蚕丝,这些都是各家严密看守的重宝,可君莫笑轻易就盗了去,那些追捕的人连人长得什么样是男是女都不曾见到……”

“不过有一例外,在盗取风烟清雨楼的一盒楼兰百年蝎尾时,这清雨楼的掌柜与君莫笑交上了手,掌柜的这才知了,他的武器竟是一把白色勾着金丝的伞,名唤作——千机伞。”

“君莫笑下手,皆是重宝,因此大家纷纷猜测,这个密银琥珀定是藏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大同钱庄的掌柜更是一边加紧了钱庄宝库的看守,一边放话出去,他们已知晓这个盗神觊觎的石头里藏得秘密,带此风波过去,要将这石头公开竞价,价高者得。”

 

茶馆离城门不远,又正好建在官道的岔路口,每天都有无数佩剑背刀的侠客匆匆走过,他们中好些都会留下来歇歇脚,喝杯粗茶,听听这号称百事通的说书先生讲讲那真假参半的江湖时新趣闻。

当然也有很多人并不歇脚,径直就路过了。

叶修的伞绑成宽刀的式样背在背上,穿着这年头十个侠客里有一半在穿的白色衣裳,若不是带着武器,看起来倒更像世家公子。人是靠衣装的,他的衣服虽不是崭新的打眼,但看着清爽精致,在衣摆和袖口还用红线镂空绣了讲究的枫叶纹,一看就是绣娘下了功夫才能出来的上品,兼之武功不低走路带风,又长了一副白净的面貌,俨然是一副江湖上混迹一二年的少侠模样。

这种清隽的少侠是最安全的,教人一眼看过去识得他的好,但又不会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就像是夏季夜晚的繁星与萤火,引不起炎阳式的群起围观。

少侠模样的叶修耳朵好,这都走出去一截了还听得说书人在推测一贯低调偷了就跑的盗神君莫笑为何这次这么大张旗鼓,大同钱庄已然加强了三倍的布防,他是否能够夺宝成功。叶修忍不住摇了摇头,大同钱庄现在的布防如何他不知道,但之前的防卫绝对稀奇古怪,现在他提前通知了自己要去偷东西,引得这拾城内各路人马齐聚,一派乱哄哄之下反倒是更容易下手。

 

大路很宽,叶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跑着神的关系,愣是撞上了迎面跑来的一个小萝卜丁。

“大侠,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这孩子也不知道多大,长得干巴巴瘦津津,衬了眼睛格外大,格外无辜。他穿着的衣服打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补丁,也不知是刚在地上滚过还是许久没洗了,蹭了叶修的白衣服上好些灰渍,这会儿手忙脚乱地给他拍灰。

衣服料子绵软,不用劲怕污渍下来不来,用劲了又怕打到眼前的侠士,一会儿功夫他道歉的话已然说得人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了,那双大眼睛也咕碌碌泪汪汪就这么瞅着叶修。

叶修把这孩子扶正了:“好啦别哭,没事,衣服脏一点便脏一点,不碍事。”他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又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小包糖果来。江湖人赶路免不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总要在身上带些干粮,他不爱肉干,因此常备的无非就是面饼和饴糖,这会儿用来哄小孩倒是正合适。

“拿去吃,大哥哥没生气啊。”他语气温柔,一是让那小孩愣住了。他也不恼,把糖塞进小孩手里,又摸了把小孩的头,径直往前走了。

小孩的事儿并未引起他的关注,他往前走了好一会,又想到说书先生的那些话,忍不住摸了摸鼻尖——不同于那些偷东西之前还焚香沐浴,提前个把月通知苦主要去偷什么,给自己增加个十几倍难度已找乐子的梁上前辈们,他可是彻头彻尾的务实派,从来只会给自己减轻麻烦。把自己和那些“盗帅”、“盗圣”之类的前辈并列到一起,实在是谬赞了,压根儿不是一路人。

听闻那些前辈给人家留的字条都得熏香,自己却连张有特殊花纹的纸都没备,这把为了把事情闹大,还特意去借了沐橙的胭脂在纸上画花纹,被她知道了生气地让自己刷了三日的锅。

若是摘菜煮饭还好,这刷锅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叶修这么想着,又想到自家妹子,忍不住又摇头笑了起来。

 

拾城是大城,叶修走的又是条贯穿东边的大道,来来往往繁荣无比,加之他又不是什么关注来往琐事的人,以是,身后的小兄弟追着他喊了一路。

像是什么前面的兄台等一等,穿白衣的少侠稍后片刻,前面那位背刀的兄台缓一缓,直到那兄弟喊出,那个穿白衣服枫叶纹背刀的兄台稍候,别忙着赶路,他才反应过来——这是有人在喊自己?

他回头,来人幞头、着了一身宝蓝色的盘领服、衣服布料的暗纹是小朵花,还在胸前纹了精致的麒麟图样。叶修瞄了眼他腰间挂着的玉牌,转身拱手:“街上繁忙未曾听见,不知这位官爷所谓何事?”

许博远,乃是这拾城的一名捕快,因着少年时候挂靠在兰溪山庄,用的便多是师门里的名头,城中的人也这么称呼他——蓝河捕快。

许博远追叶修追了半条街,虽然习武之人这点路不算什么,不过乍一停下还是喘了一大口气才开口:“你是外地人罢。”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朝叶修晃了晃手里的钱袋,那钱袋就是米白色的一块布上头扭扭歪歪有两朵花,不像姑娘家绣的,像老爷们儿赶鸭子上架缝的。叶修自然眼熟那钱袋,那上面的花正是苏沐橙闹着他绣的。

 

许博远见他没反应,便上前拉着他的手,把钱袋子塞到了他手里:“兄台一人出门在外,总要盯着点儿身外之物,这些银钱是俗气,可若没了怕是会教你见识到更俗气的人,还是小心些,别叫人浑水摸鱼掉了。”

眼前的小捕快眼里嘴里絮叨都有好一些,叶修一时失笑却也感受到他好心,又对他鞠一躬:“那就多谢这位小兄弟了。”

“没事没事,刚出江湖这些小打小闹是容易碰到,以后注意就好。”蓝河摆摆手,似又想到什么,挠了挠头,“那孩子我问过了,他母亲病了在床,没法子了这段时间才在走了歪路,我已经教育过了,也望兄台不要跟个孩子计较。”

叶修听到那孩子母亲卧病在床便有些犹豫:“只是官爷你把我的这包碎银子换了回来,那孩子不还是要去偷摸……”

蓝河笑得爽朗:“用不着你这么多碎银子,我俸禄虽不多,二两碎银子却还是拿得出,他见你这钱袋子里银钱多还吓了一跳呢。”

“那就好。”叶修说道。他一代盗神,自然不会中了一个小孩子的招,只是看那孩子面如菜色神色也颇凄苦,觉得他有难言之隐于是随他摸走了钱袋子,没成想却遇到一个如此有意思的小捕快,叫他起了结交的念头。

“少侠不跟孩子计较便好。不止少侠大名?”蓝河见眼前也是个好心人,舒了一口气。

“在下叶修。”

“城里的都叫我蓝河捕快,叶大侠喊我蓝河就成了……我还有官务在身,多有不便,就先行告辞啦!”蓝河稽首。

“有缘再见。”

 

蓝河乃是拾城衙门叫得上号的捕快之一,自然平常要务不是巡街,此番抓到个偷外乡人钱袋子的小贼纯粹顺路。他看看天色,追那叶少侠并未耽搁太多时间,扭头快跑了两步,拐进了大同钱庄。

大同钱庄的掌柜在里间沏了香茶,他似乎已然坐在首座许久,下头两边的椅子上不过半满做了好几个江湖里叫得上名号的侠客,蓝河一个穿官袍的倒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那几个江湖人看蓝河的眼神多少还是有些鄙薄,但掌柜的却是十分殷勤:“蓝捕快来了,来上座……来人呐,上茶。”

蓝河权当自己没觉察那几个江湖人视线,上前坐到了掌柜的右手第一个座位,抬眼一眼,这位钱掌柜又开始拿着张纸笺叹气了。

那是张浆过的厚白纸,用不知什么东西画了只绛红色的燕子上去,还搭配着画了两笔薄红色红枫,“君莫笑冬至来取密银琥珀”几个字则是簪花小楷写作,钱掌柜偶尔扇一扇,还可闻到阵阵幽香。

这盗神还挺讲究的。蓝河腹诽道。

 
评论(12)
热度(128)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