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你的名字。

*私设有,一大堆;
*一个狗血且ooc的小故事;
*写在相逢之前。

1

王杰希是被热醒的。我是穿越成唐僧在狮驼洞里上了蒸锅么,昨天刚看了两章《西游记》的少年迷迷糊糊间翻身踹了身上的被子一脚。

沉闷的坠地声。

「什么声音?」 

迫不得已睁开眼睛的王杰希探了个脑袋往下看了一眼。

「哦被子掉下去了啊。」

把脑袋挪回枕头上,王杰希的眼皮子又粘回去了三秒,而后从床上跳了起来,不慎撞到了天花板。

这是个双人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拿来做训练生的宿舍不仅称不上寒酸甚至相当豪华。起码比起千里之外刚出炉的首任联盟冠军嘉世,蓝雨衬得上这一句家底富裕。

双人间的另一个住户,对床的顾寒,也是今年夏令营的同期生。

七月的广州很可怕,空调制冷不足很可怕,这两者相遇恰好凑在一起杀了顾寒一个double kill已经够让人绝望了,室友天还没亮就开始闹腾试图来一个triple kill。

他一脸绝望的哀嚎出声:“喻文州你大清早打什么蚊子呢让他叮一口就走了。”

王杰希活到15岁没睡过这种高低床,在思索完自己怎么下床以及这个床明明有栏杆为什么被子一踹就掉下去了这种深刻的问题,感慨下怪不听到的那声闷响那么重之后,对着对床的顾寒开了口:“好热啊,空调是不是缺氟了,空调报修师傅的号码多少你记得么。”

天大地大,热死人事大,被隔音效果良好挡住了的蝉喊破了喉咙的如此唱道。

2

对一个还处在发育期的少年来说,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早起。

比早起更痛苦的,是在你刚从高三每天7点起床读书的节奏里挣脱,奔向愉快的夏令营9点半时间没一个月,又回归了轰轰烈烈的7点大军,你还退回了高一。

「晨读这种泯灭人性的人类的人类聚集打瞌睡行为是谁最先提起的?」

刚被老师批评教育了一通的喻文州捧起本英语小砖头,张口一句abandon,心思已然是飞去了爪哇国。

「我这个梦难道要从高一到高三再做一遍?就算是梦里起这么早也太痛苦了吧……」

三好学生喻文州在高考放下担子之后的第二个月,对自己之前坚持了三年的学习作息产生了深深地质疑。

高一的晨读,班里窸窸窣窣的悄悄传出一阵读书声,因为今天有人迟到而被老师用书山有路勤为径强行激励了的班众,并不敢交头接耳。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这么做,比如喻文州的同桌。

朴御是个长得好看心地也好的小姑娘,她扎着这个年纪姑娘常见的马尾,黑色细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折射出点学霸的光辉来。她戳了戳自己叫魂式的刚对着自己念完三遍artificial的同桌,好心的开口:“王杰希,第一节课政治,上节课老师说这节课开始要先默写价格的影响因素和相互关系的,你不用背一下么?”

“差点忘记了,谢谢你提醒呀。”喻文州两眼笑成了月牙,不疾不徐的从桌面上抽出政治书。

「哇,笑起来大小眼一看不出来,王同学就变得好帅!」

「我学了两年物化生了,为什么高考完了开始在梦里背政治啊?」

喻文州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最终是由价值决定的。”边背书手上也不闲着,在第二页的页脚补了个Q版的荣耀术士官图。

喻文州的眼镜是高二配的,如今鼻梁空空其实还蛮不习惯。他用笔尾巴戳戳鼻梁试图感应那里不存在的镜架,往小人眼睛上添了副黑框。

3

王杰希一大清早被自己妈摇醒的时候还在想,那什么游戏挺好玩儿的,可惜是做梦实际没得玩……

“杰希诶,杰希诶,别睡了,你昨天迟到你老师都发短信给我说了,今天再不起又得迟到了。”王妈妈刚买了豆腐脑和油饼回来洗过手,湿漉漉的糊了王杰希一脸,格外的提神醒脑。

「我昨天迟到了?我昨天上课了?我昨天干嘛了?」 

这种疑惑在他看到晨读时候课代表发现来的政治默写纸时到达了顶峰。

开学才第三周,这不过是第二次政治的默写,因而政治老师没辨别出来字迹的不同,可是这张署名王杰希的作业,的确不是自己的字啊。

「还是说人梦游的时候写出来的字会和正常的不同么……」

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说着什么,王杰希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是真的没听清了,他把那张纸在手里把玩了半天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抽出政治书打算夹到相应章节去。

第二章……

「卧槽?!这个术士谁画的?术士又是什么啊?」

王杰希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王杰希同学似乎已经想出来解法了嘛,来,上黑板写写看。”老师对课堂上开小差的学生总是没什么好脸的,即使这个学生开学不久就表现出自己在数学上如鬼助般的才华也不行。

王杰希挠了挠头,黑板上是道平面几何题。

王杰希从小就是老师口中的怪小孩,幼儿班小学时候王爸王妈还经常因为他上课问了老师太奇怪的问题而被喊去办公室喝茶。初中开始倒是学乖了不问了,可是他那无处发挥的想象力却跟家里阳台养的那盆小香葱一样,剪了一茬又一茬的旺盛生长着。具体表现大概就是,他解题的方式常常会有些奇怪。

数学老师又一次遭遇了王杰希的非常规操作,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来王杰希同学,给大家讲解下你为什么要加这条辅助线呢?是怎么想到的。”

他的同桌,可爱的朴御,已然是一副星星眼的状态了。

「王杰希同学真厉害……」

中学阶段聪明而富有性格的男生真的是最吸引人不过了呀。 

4

喻文州操纵着手里的术士,卡着对面魔道学者的扫把挥舞的第六下读了一个六星光牢。

顾寒强制取消了扫把飞行,落地一个翻滚不拉开距离反而往术士的斜后方飞起,顺手还撒了一把驱散粉。

两个角色血量剩的都不多,胜负已分,自己输了。喻文州感慨,顾寒最近进步很快,刚那个近身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了。

顾寒就坐在喻文州的隔壁桌,嘻嘻哈哈的探过来半个脑袋:“怎么样我学的不错吧师傅?”

喻文州不得不感慨那个和自己互换身体的家伙的才华横溢……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顾寒说那家伙教他了。不仅才华洋溢而且天马行空,想到前不久数学课上老师点自己起来解释昨晚的题目为什么会采用这种出其不意的,能省却大量步骤的非常规解法,自己差点懵在当场的尴尬场景,他简直要叹气了。

「这个小朋友就不能走一把寻常路么,年纪轻轻就要非主流。」

强行在Q版术士上加个马尾辫变成女孩子,可比在边上写一句你是谁恐怖多了有创意多了也不寻常多了,当两者都发生的那一刻,喻文州发誓当时自己的汗毛是真的都竖了起来。

因为这种奇怪的相当高频次发生的互换身体,喻文州不得不承受这份不是给自己的夸奖和感谢,这实在叫人不好意思又有些丧气,不过没关系,自己也能跟顾寒讨论打法,勉强愧受了吧:“你自己的创意啊,我并没有教你什么,刚那个翻滚来减少挥舞CD影响的操作挺精彩的……尝试下起来用寒冰粉而不是驱散粉会不会更能抢点时间?”

「那家伙,说不定是个玩荣耀的天才呢,可惜他高一,家里电脑也没装什么游戏。」

「说起来,一直那家伙那家伙的叫着,我记得他问我叫什么了,我们互换了名字了的呀,叫什么来着……」

5

当突然有一个人,以一种最粗暴莽撞的姿态撞进你的生命里,你生命的长河该涌出怎样的浪花呢?

让别人替自己过日子其实没几个人会情愿,可是体验一把完全与自己不同的人生却又其乐无穷。

如果不会互相惊吓鸡飞狗跳的话;

如果不会悄悄给对方使绊子让他一脸尴尬的面对下一天的话。

好在这种少年间稚气的增加情感的行为慢慢的趋于稳定,他们终于开始好好地替自己也替对方正常生活了。

把自己今天做了什么写在日记本上是个好习惯,能帮助两个人不闹出些笑话来,所以就算王杰希这辈子之前唯一写过的日记是寒暑假作业要交的,他还是开始提笔了——

今天爸爸妈妈又来电话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家,要准备去学校军训了呀,这个夏令营玩一玩就好。知道你游戏玩得好,可你总不能因为个游戏耽搁开学吧,开学注册什么一大堆事情都是本人要去的,打电话去给学校请假都找不到理由请的。让你早点回家,不然他们就来夏令营找你们了。

好像有哪里有点奇怪,是因为叫的爸爸妈妈么?王杰希把它划掉改成了叔叔阿姨,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那也不会有比交换身体更奇怪的事情了,就让他奇怪着吧!」

顾寒已经因为开学加上自己跟不太上训练营的节奏回家了,现在宿舍就王杰希一个人。不过人走了账号卡倒是因为用的俱乐部的落在了房间里,王杰希熟练地插卡。

如果能和那个家伙对打就好了,听说他玩的不是很好,可是我每次跟他留言纸上谈兵都打不过他啊,训练营那群人要不是自己隐藏手速感觉也是打不过自己的,怎么这个强弱的顺序还是个环的,奇了怪了。王杰希操纵着顾寒留下的魔道学者,扫把在空中飞出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角度:“打术士这么好玩儿,可是打不到……真是可悲可叹呐。” 

6

所以这是……什么状况?

跟父母沟通不畅拖延了很久终于摊牌的喻文州,昨天又是电话里被喻父责备听喻母哭诉,难免有些心力交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今天是王杰希,看着对自己和蔼和亲的王妈,内心感慨之余,连一贯唾弃的咸豆腐花都整碗的开心喝完了。可惜这种好心情似乎截止的有点儿快。

眼前的少女扎着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泛红的耳朵来,眼镜大大的压在鼻梁上,可镜片却也挡不住她眼底潋滟的波光。这是每个少女都会有的,最好看的一个场景。

这家伙,最近给自己的留言也没有说什么暗恋啊之类的,对这个女生平时提都没提过应该也是没好感的吧?

喻文州,活到17岁,倒也不是没被人告白过,可尴尬至斯的告白的确是没有碰到过的。天哪,有人把他误认为是了某人告白,他还要替那个某人拒绝。虽然这个替某人拒绝是自己要先斩后奏了,底气不是那么足。

喻文州深呼吸,保持微笑:“朴御同学,我想我们还是不太合适吧,对不起。”

「他应该不太喜欢你这个类型吧,从自己的了解看……」

“那你喜欢哪种呀……”女生15岁的年纪,情窦初开,春心刚萌了个豆丁大的芽直接被掐,这会儿眼里的波光直接变水光了。

“我呀,我喜欢想象力丰富一点的浪漫主义者吧,最好两个人有共同的爱好,可以互相对比互相进步,携手前行。”

「我觉得刚才王杰希同学似乎是在自恋……应该是我的错觉吧」朴御擦擦眼眶里的金豆豆,”好吧,看在我告白失败,今天帮我食堂抢排骨!“

“好。”喻文州还是笑弯的一双眉眼,看不出来大小眼的少年一副俊俏的模样。

7

王杰希咬牙,那个家伙嘲讽自己,连姑娘告白都是告错人的。可自己跟同桌又没什么交流的,倒是常听见有人说自己某几天待人处事格外的舒服……人姑娘压根儿就冲着他去的吧,为什么被告白的不是自己拒绝的不是自己,但是被嘲讽的就是自己啊!王杰希对某人虚长自己两岁为老不尊的行为表示了深深地愤慨。

天气转凉之后得广州见不得多冷,但的确干的不行了,干坐着半个小时口就渴了。王杰希起身去接水,听到训练室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老鬼说好的高大上,你们这不就是一个地方宽敞点的网吧么!把我喊过来我还以为多有前途呢,你看看这个机器,还只能玩荣耀,我想玩星际征途不成么我想玩虫族斗争不行么!”叽叽喳喳但是清爽的少年音,听起来倒也不是特别烦人。

“你可拉倒吧你游戏一天十几个小时在线玩个蛋别的游戏,跟你魏老大混哪有的错,走走走上机给你见识下我们职业俱乐部专业的训练方法。”

王杰希迷迷糊糊间倒是想起来了,似乎听某人提过他们队长从网游里找了个天才,真正的天才。

就好比之前自己给他留言:我能感受到你很在乎父母的感受,为什么还是坚持放弃录取通知书,选择成为职业选手呢?

他的回复真的自己唯一窥见过的他的嚣张——因为我喜欢这个游戏,也因为在荣耀这个游戏,我是天才,我可以赢。

那是种与他的斯文外表不符的,过于悍勇的霸道了。王杰希嘟哝:“加油啊……”

「谁来着,叫什么?我给喊加油的那家伙叫什么来的……」

“小喻,小喻,喻文州,发什么呆,来欢迎新人。”

「哦对,加油啊喻文州。」王杰希往回看,亮堂的蓝雨训练室回廊,似乎长出了无数带血的荆棘。

8

已经签约决定留下来的青训生,不论天赋与否能力与否,战队总是要安排带着去赛场上体验下氛围的。

第二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嘉世对战百花。

喻文州卡在场馆的死角里跟父母通电话,这里地方小声音也小,黑漆漆的也没人来,已经算是场馆里最合适的地方了。

“嗯嗯知道了,战队当然器重我了,我已经签约了。”

“好,您就让我试一试呀。”

“相信您儿子,顶多这边打不赢我回去再高考一年去上大学不行么。”

“是是是高考不是白菜。”

“好,我最近身体挺好的,您也注意身体健康。”

“恩挂吧我挺好的。”

匆匆忙忙赶回赛场,已经顾不得回自己的席位了,团队赛已然是到了赛点。屏幕里有百花缭乱绚烂铺就的烟火,有落花狼藉重剑的血色,也有……和落花狼藉的重剑砸到了一起的一杆乌漆漆的战矛。那是一叶之秋的武器,却邪。

技能互换间,喻文州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战斗法师的矛头似有咆哮声,穿过漫天的炮火直冲开了嗜血奋战的狂剑士而去——怒龙穿心。

胜负已分,喻文州深深地喘了口气,将一叶之秋和叶秋的名字记到自己的笔记本上,往自己的座位快步走去。

座位上的黄少天因为他刚连着打败了魏队两次,其实和自己关系是有些冷的,但今天战队来现场的青训选手只有他们两个,一肚子话憋不住也顾不上谁了就噼里啪啦往外倒豆子了。

“喻文州我跟你说,你刚不在坐我们后排的那个家伙,真的有意思!刚那个赛点你看到了吧,我跟他说叶修抬矛之前那里有个机会抓住了就能突围的,你猜他回我什么?他说的确是有但是很难抓住,不如趁他和百花缭乱还有落花狼藉还在缠斗的时候,那个魔道走位到战法和狂战的重剑找生存空间。”

“这个有点难把握啊,地方太窄了。”喻文州脑补了场景。

“是呀我也这么想的,我就跟他讨论,不过他蛮有自信觉得自己就可以做到。”黄少天挠头,“然后我们就谁也没说服谁,他就归队去了。”

“少天,其实你们讨论这个……抓住机会之后反扑,也要之后正面压制叶秋啊。”

“……”黄少天被噎住了三秒,“不提了不提了这家伙太让人头痛了,那家伙好像也是青训营的,说是下赛季出道,叫什么来着名字念得挺顺的但是蛮奇怪。哦哦哦想起来了叫王杰希,微草的。”

「王杰希?自己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来的,这名字的确是念起来很顺呢。」

 
评论(2)
热度(29)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