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实名表白!!! @潮汐星流
(。)手残没关系可以py啊哈哈哈哈哈洋洋得意.jpg
中间是漫展买的并不是吧唧然鹅两边星星都一样你让我怎么不一起放局局女孩出门必备小镜子。
(。)吧唧托制作人有在接受定制哦小声打广告。

【叶蓝】2018叶修生贺叶蓝48连弹企划

露出原来又过去一个星期了啊的恍惚眼神……

一个过气的叶蓝企划君:

【00:00】 @微玖灯明 


【00:30】 @暖若安阳——杂食者 


【01:00】 @ZID 


【01:30】 @许长安-杭城记广 


【02:00】 @枵萧 


【02:30】 @溪蓝 


【03:00】 @紫萱家的黑猫 


【03:30】 @我叶琅今天打死茧虞 


【04:00】 @阿茔 


【04:30】 @溦蓝 


【05:00】 @苍燕 


【05:30】 @夜久覆长歌。 


【06:00】 @猫步华尔兹 


【06:30】 @枯荣 


【07:00】 @艾可 


【07:30】 @音乐柠檬水 


【08:00】 @Ketsunana 


【08:30】 @夏野白夜 


【09:00】 @十四舟 


【09:30】 @七六五四三二一。 


【10:00】 @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10:30】 @山河 


【11:00】 @祭鱼_露丸 


【11:30】 @布罗卡氏区 


【12:00】 @艾伦君 


【12:30】 @有乜用 


【13:00】 @_千旅 


【13:30】 @末自 


【14:00】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14:30】 @霁雨醉尘 


【15:00】 @虞虞 


【15:30】 @阿司吧 


【16:00】 @鱼生一只桃 


【16:30】 @樊华 


【17:00】 @蘑菇精 


【17:30】 @我就看看 


【18:00】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锦里呢 


【18:30】 @茶言茶盐salt 


【19:00】 @草二竹皿 


【19:30】 @AKA-1 


【20:00】 @_月本冻鹿肉_ 


【20:30】 @落雨大 水浸街 


【21:00】 @脑洞识别预览器 


【21:30】 @清木浅鲤 


【22:00】 @标准结局 


【22:30】 @异方 


【23:00】走丢了_(:з」∠)_企划君给大家跪下赔罪


【23:30】 @对酒忽暝 




——彩蛋时间


【05:29】 @🍉荷举同学。 
【12:14】 @叫我阿远姐姐 


【05:20】 @许长安-杭城记广 
【13:14】 @猫步华尔兹 


【17:29】 @Asa 
【18:18】 @拾捌個好友申請 


【22:22】(企划抽奖由此进,截至6.8)
【23:59】 @kakico-蓝桥 






——后记感言。




截止至目前已经完成了好几个企划啦,很荣幸能一路结实各位太太,也很感谢我们喜欢的他们让我们聚集在了一起,聚集在了这里,遇见了叶蓝这个大家庭,让我们遇见你,然后一起走下去。




我们还会走过下一个、下下个、下下下个春夏秋冬,直到累得抬不起脚,伸不动手的时候,互相扶持一把,我仍相信会在未来的某个转角遇见之前停下脚步的你,你说对吗?






The end.


ps.每次都要出点小状况的铁律算是完全被坐实了呢(捂脸)


再ps:我们下个路口81见!



【叶蓝】一个关于叶修黑眼圈你不知道的小秘密

#2018叶修生快!

#6:30

#好像习惯了每年这个时候诈尸,绞尽脑汁想一个他们的恋爱part,结果写完发现,还是原作里的他们那种浑然天成的好盆宇气息最棒了。感觉也没什么更能多说的,反正书在那里,叶修还是那个“蓝河更出色”的叶修,蓝河还是那个“他说我就信”的蓝河,他们会永远永远这样下去的。

找不到关键词看图吧……
撸否你个受=。=

还有365天
老叶就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是个大人了呢!
(。突然比他大了还有点不习惯

【王喻/20h】出柜

20时,大雪。

新的一年啦。

 

X小区是G市在普通不过的一个中档小区,现在正是晚上6点多的光景,转凉的天气阻挡不了大妈们跳舞的热情,小区的绿化道已然零零散散地来了好些人。

这样的时刻,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般是不敢路过这里的,怕被一群阿妈拉住相亲。

但王杰希不知道呀,他只知道这个单元上去是喻文州家。

王杰希年纪不大,穿得好个子高精气神好,就是个标准的帅小伙,一会儿的功夫就有阿姨来攀谈了。

他也不恼,顺势悄悄打听起了喻文州的老爹老妈,都是十几年邻里邻居的,又有哪里不知道的呢。

王杰希一边微笑着点头,一边过滤掉各种乱糟糟的信息。

“喻妈妈是个可时髦的老太太呢,高级知识分子,那说起道理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之前这单元的秋丫头和她妈妈吵架,那都是她给劝好的。”

“人也好,也会教小孩,他家喻文州可优秀啦,从小就乖。”

“小喻认识的朋友也是小王你这种优秀的小青年啊。”呃,这句也算是无用信息了,踢掉踢掉。

说话间的功夫,喻文州下来了。围了围巾拎着行李箱子,他穿着件长款的风衣,走起路来飒飒带风,面色雪白,一副斯文英俊的样子。

那阿姨顺着王杰希的目光一眼就看到了:“呀,文州怎么大晚上的……这是要出门?这天都黑了,好歹家里睡一晚啊。”

喻文州嗓子比寻常还要低哑斯文些:“公司有急事,您看我同事都在等我啦,阿姨我们先走啦。”

“诶……你们这些孩子,一个赛一个的忙。”阿姨也不知想起什么感慨了句,摇着头去找她的小姐妹了。

喻文州一下楼王杰希就瞅见他了,小脸煞白的看着说不出的可怜,两个人也没多说什么,领着路两个人都往外走。

一时沉默。

 

喻文州坐在副驾,看不清身边王杰希的表情,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他的思绪还飘荡在几小时前。

二楼的沈秋是个干脆利落的姑娘,她前脚刚和自个儿对象互通心意,后脚就跟沈阿姨出柜了。

沈阿姨是个保守的老太太,当下气的要打死沈秋。是喻妈妈跟着跑前跑后安抚她的,喻妈妈劝慰沈阿姨的话喻文州都听进了耳朵里。

“你看看你家沈秋这不是觉得你是个开明的人才跟你说的,你这反应吓到小秋啦。”

“她也就是谈个恋爱,有对象了跟家里说一声,你别急别急……”

“这哪儿是病呀,这同性恋啊就是天生的,就跟小秋天生就爱喝咸的豆腐脑不爱喝甜的一样,各人有各人的命!”

妈妈温和的鼓励和沈阿姨对小秋渐渐缓解的态度给了喻文州一颗熊心豹子胆。

他一个没想开就跟家里出柜了。

“妈,我喜欢男的。”喻文州不常在家,今天饭桌上还有特意买来的白斩鸡。他这话说的也云淡风轻,还边夹了一块鸡胸肉来吃。

喻妈妈当场就愣住了,憋了半天居然憋出一句:“幸亏你爸今天不在家,不然他肯定要打死你……我现在算是懂隔壁小秋家了……”

喻文州当时心就凉了半截。

 

“是我太年轻了……这和我想的真是一点都不一样。”喻文州叹气,想了想又笑出了声,“我妈说她不反对同性恋,但是现在圈子里吃喝嫖赌啥样的都有,万一我找个对象谈了大半辈子对象跟别的姑娘结婚去了怎么办,这不是耽搁人姑娘么。”

“阿姨是对我没自信,对你还是很信任的嘛。”王杰希也被喻妈妈这九曲十八弯的反对方法惊了。

“她还说,现在双性恋多,我这弯的太猝不及防了,建议我把自己掰直,不然我太正直,在同圈那种吃人的地方待不下去的,会被人骗。”喻文州显然也是一脸无奈。

王杰希显然也时不打听这些事儿的人,一副竟然是如此的模样:“阿姨懂得真是多啊……哈哈哈感觉好像小时候,我爸妈也是那样,玩电玩的小朋友不能跟他们一起玩,因为他们成绩都差!”

“我可是海口夸下了,请王杰希同志务必证明自己是一个热爱电玩的成绩优秀的好同学啊!”有个人说说话心情总会好一些,更何况还是刻意逗乐的爱人,喻文州的口气也没那么紧绷了。

王杰希一脚踩下了刹车。

“怎么了?”喻文州冷不丁吓了一跳。

“证明我是个好学生去!”王杰希摆动方向盘,一个帅气的转向,车子朝着反方向走去。

 

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脑抽到同意王杰希这个他说出来的时候一副我知道我脑袋抽了但是我决定放纵一下自己的建议。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我不想分手啊我的老天为啥我会站在这里,我是谁我要干嘛,这个牵着我手的男朋友他的脑回路是怎么绕的为什么比我妈还精准的shock到了我。

他俩顺利下了火车,B市已经入了冬,一出车站风嗖嗖嗖的往脸上刮着,两个小年轻保持着风度没冻缩起来,但手缺悄悄地揣进了一个袖管子。

王杰希小声地在跟喻文州交代自家情况:“我们家嘛,标准的中国式家庭,爸妈都挺保守应该是压根儿没往我喜欢男的那方面想过……可能不会是阿姨那种阴雨绵绵式的反应,是瓢泼大雨。”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你家吧,你爸真要打人,我一个外人在他下手总要轻一些,不然打得也该是我……”喻文州听他这么说,心里越发没谱了。

王杰希另一只手揣在兜里还是冻的指尖冰冰,这会儿捏了捏喻文州的耳垂……好么,和自个儿手一样冰:“不行,那怎么能像阿姨表达我的诚意呢,我爸不是那种打你的人,我估计也就挨点看起来惨的揍,不疼的。”

他顿了顿:“三十六计,最有用的还是苦肉计啊……没事儿没事儿你到时候别怕。”

 

风越吹越大,冷不丁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脸上。

喻文州过去的人生中少见雪,因此对这些更敏感些。他伸手接住一片雪花,那小可爱刚落入掌心就化了:“说起来今天是大雪吧,你看,下雪了。”

“是呀,这场雪下下来,冬天才算是真的来了,到时候就该有够冷的了。”王杰希没带伞,拉着喻文州往躲雪的地方跑,“等什么时候雪停了,不再下了,就该过春节啦。”

喻文州跟着王杰希奔跑起来。他的生命里刚落了一场冰雨,而现在他确打算淌过那场雨,去面对一张注定更冷入骨的生命的暴风雪。

大雪的日子,开始降温了。可后面才有冬至,有小寒,有大寒。那是迈出这一步所不可逃避的凛风刺骨。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雪不再落下,就该点起炮仗过春节了。

从开始到现在,他坚信的守候着春天。


我情人节就刷了俩tag,一个叶蓝,一个荒天。
真nm造孽……春节精神病院也放假的么?

【叶蓝】风情万种(二)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只好去看有情人一起白头啦。

=====

江湖人来去匆匆,路上指不定还要行侠仗义,等钱掌柜请的满屋子人来齐,蓝河手边的茶已经换了三盏。

钱掌柜倒不废话,看人来齐甩了个眼神就要属下全出去了。

众人介绍了一圈,很快商讨起了冬至那日的对策来。

此番君莫笑如此大张旗鼓,教郡守觉得大失颜面,特意拉了府衙的差兵来帮忙,因此蓝河也出现在了这个满是江湖人的场合——要知道江湖和朝堂一贯可是两不相干的。这也是为何在座的好汉看他不惯的原因。

好在蓝河不在意他人目光且勤恳,不然听他们安排就算了,那还烦的提这些意见:“只冬至那天加强布防么?若他这只是打个马虎眼,提早来了怎么办。”

钱掌柜左手边第二个是个虬髯大汉,在江湖上以掌法闻名的:“蓝捕快久居庙堂有所不知,我们江湖人啊不搞这些花花肠子,尤其是他们那些封神封圣的大侠,重视名望的很,哪儿能胡咧咧败坏自己声望。他说冬至,那肯定不会早到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心里暗笑。这里坐着的一圈,就这个朝廷鹰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大同钱庄可是这大荣南十四洲最大的钱庄,岂会在意区区一块什么破琥珀,只不过最近仓库有秘宝,怕那小贼借口偷琥珀实际另有目标而已,请他们来也不是为了看那块破石头,是为了看住秘宝的。真正要守密银琥珀的,也就蓝河和他的一票手下罢了。这么一想,登时更看不起眼前这只鹰犬了。

蓝河倒也没接着跟他在这个话题上缠斗,得了那日布防要求,知道自己要带着兄弟守那块之后他就请辞了。他虽脾气好,也勉强能理解那些个大侠在想些什么,可又有谁喜欢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呢?不如早早放衙回家吃饭罢!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蓝河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还因此加紧了手下衙役的操练,就怕到时候自己看管不利跟郡守没个交代。

 

日子过得快,转眼入了冬。

叶修住在城中客栈已有好几天,除了在周围逛一逛倒也没做什么事情,店小二就当他是个寻常闯江湖的小侠客。

转眼就到了立冬,叶修住的客栈不错,这日天黑了店小二还特意给他准备了香草煎制的药汤泡澡。这是拾城立冬惯有的风俗,称作“扫疥”,立冬这天城中人总习惯用各类香草煮水沐浴,以求即将到来的冬日能身体安康。

叶修本不是拾城人,对这种把自己泡得香喷喷的行为只觉得稀奇,不过店小二一番好意他自然也是收下,直至水温冷才施施然出了桶。

多云的天气,月亮圆满了一半,窗户也开了半扇,只看到外头影影绰绰。叶修靠在椅子上,慢吞吞的点了只蜡烛。

烛影摇红间,闲敲棋子落灯花。

他自然是在等人的。

 

一阵风吹来,窗扇随风摆动,嘎吱嘎吱地叫起来,有细碎的破空声,隐藏在了这昏黄的烛火和刺耳的声响里。

那是三枚漆黑色的柳叶小刀,速度很快,角度很刁钻。

叶修慢吞吞的勾了一下千机伞的伞柄。

“哗——”伞当即被撑开。

那是把撑开能挡住大半个人的伞,雪白的伞面有着缎面的精致,烛影摇曳间有金丝若有似乎,更显出十分的华美来。

那小刀明明是极其锋利的,可碰到伞面却入如泥潭,软绵绵的甚至都不曾弹起,就哗啦啦的跌落到地上去了。

“我靠,西域蛛丝,那地方的人都是织成一小块围在脖子上用来保命的,你这是把他们皇宫这几年所有的贡品都搞来了?居然用来织伞面,浪不浪费浪不浪费!”窗户里窜出来个人,浑然不觉自己刚刚对叶修下了黑手该尴尬才是,已经冲着他的那把伞研究上了,“怪不得我上次听谁嘀咕霸图那一镖裤衩子都赔没了,我要是知道他送的蛛丝竟然这么多自己也给偷了去。”

“他们皇帝那个秃头和尚攒了五年想给自己做件袈裟来着,便宜我了。”叶修的口气仿佛在说今天早饭吃的馄饨大娘多给盛了俩一般,干脆利落的收了伞。

来人失语片刻,看着叶修手中拿伞隐隐勾出的金丝,幽幽开口:“沙蚕丝产量少,这种金色的更是难找,兰溪山庄一年也产不出几根,这玩意儿烧了化成水用来洗头,再枯燥易断的毛发也能柔韧无比,是城里贵妇爱用的美容圣品。”

“是的,蛛丝太软了,我用着金色的沙蚕丝正合用,织出来的伞面不至于太过软和。”叶修上道的点点头,复又摇摇头,“就是颜色太显眼了不够隐蔽,且怎么也不掉色,不然就完美无缺了。黄少天,你们肯定研究过这玩意儿,颜色能漂了不。”

兰溪山庄自然是也发现了沙蚕丝这一特性,可这玩意儿产量太低,每年在贵妇圈又能赚个盆满钵满,这不是好容易攒了点打算琢磨琢磨就被眼前这家伙顺手牵没了么?他越想越觉得这都是些什么事儿,语速也是愈发的快了:“所以你退朝之后溜得连个影子都找不着就是为了做这武器,要不是云秀妹子在烟雨楼和你撞个正着,你就一直不打算露头?老叶,你搞些什么呢这都是……”

好在叶修习惯这厮说话漫天跑马的架势了,及时刹住了他的话头:“千机是把好武器,可是还没有做完。”

黄少天噎住:“密银琥珀?”

叶修点头。

 

“我堂堂剑圣,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帮你偷东西的?我是兵士,兵士是什么你知道么,就是年纪大了不去打仗就回县衙里当个捕快,专门抓你这种小偷的!”客栈隔音并不十分好,黄少天压着嗓子的这两句怨气更重了,“不是说冬至么,今儿个立冬你就去偷了你心真脏!那密银琥珀放哪儿了,大同钱庄的地图呢?”

“没地图,今天不正是去探查,东西冬至才偷呢。”

“那你喊我来干嘛?我很忙的好不好,忙着入京谢命呢。”黄少天担心好友才急急忙忙的赶来了,眼见着这厮一根毛都没掉,松了一口气也不着急了。

“蓝雨军南疆大捷,上龙颜大悦,令主将黄少天率军回京,论功行赏。庆功宴在小雪后三日。”叶修不紧不慢的看着黄少天,“我们城里唱歌谣的娃娃都知道的。”

“去去去你又不是土生土长的拾城人,我是不是这两天陪你探完钱庄的点儿,冬至戍边的时候路过这儿还得帮你偷啊。”

“呵呵”。叶修也没什么要收拾的,领着路就往大同钱庄走,显然是默认了。

 

老人家说,入了冬要进补。秋收冬藏,忙活了一年,正收拾好新鲜的粮食,是该趁着新鲜多吃些,不然进了冻只有咸菜和茨菰就叫人难受了。

今天立冬,衙门的后厨大妈给一众捕快煮了成盆的饺子。蓝河捕快放了衙,吃了大半时辰的饺子。实在是吃撑了,家又就在衙门边上。

兢兢业业的小蓝捕快一合计,得,还是去自己的辖区巡视巡视吧。


PS: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之前写了什么之后想些啥?QAQ我没把大纲带回老家,哇。

PPS:茨菰,真的超级难吃。

【叶蓝】2017.12.14叶蓝96连弹整理

诶嘿嘿

2017叶蓝生贺企划:

哈喽~又见面啦~整理君历经一个月的艰辛终于在各种考试的摧残下把整理给吐出来了,当天的更新真是惊险无比啊,感谢各位太太们的积累产出!【鞠躬




—正文—
【00:00】 @kangaroow 
【00:15】 @河西陌路 
【00:30】 @枯荣  
【00:45】 @溪蓝  
【01:00】 @夜久覆长歌。 
【01:15】 @奶酪的下落依旧不明 
【01:30】 @ZID 
【01:45】 @泽麟-凌公子 
【02:00】 @Ketsunana  
【02:15】 @枵萧 
【02:30】 @月华梵音 
【02:45】 @老万是个场面人 
【03:00】 @猫步华尔兹 
【03:15】 @霁雨醉尘 
【03:30】 @老韩的钱包 
【03:45】 @九攸洸 
【04:00】 @暖若安阳——杂食者 
【04:15】 @十具 
【04:30】 @许萧瑶  
【04:45】 @静待月照青枫 
【05:00】 @茧虞今天睡叶修了吗 
【05:15】 @头顶绿油油的大白菜  
【05:30】 @布罗卡氏区 
【05:45】 @祭鱼_露丸  
【06:00】 @Asa岚 
【06:15】 @俺CJ如白纸  
【06:30】 @uu 
【06:45】 @溦蓝 
【07:00】 @萧家小久久 
【07:15】 @音乐柠檬水 
【07:30】 @叶述怀   
【07:45】 @紫月嫌 
【08:00】 @我就看看  
【08:15】 @边月  
【08:30】 @狐狸取乐水仙旁  
【08:45】 @Gurunaruiii 
【09:00】 @漫三少一时兴起 
【09:15】 @草二竹皿 
【09:30】 @HOXI 
【09:45】 @阿言 
【10:00】 @hoki11 
【10:15】 @雪绘 
【10:30】 @温言L 
【10:45】 @月下呓语 
【11:00】 @叶间煮酒 
【11:15】 @一支羽毛 
【11:30】 @ICHI   


【11:45】 @梦十夜  
【12:00】 @赤井井井井 
【12:15】 @噜   
【12:30】 @YIMO  
【12:45】 @Moka 
【13:00】 @🍉荷举同学。 
【13:15】 @AllenScolt艾伦逃避可耻但有用 
【13:30】 @AKA-1  
【13:45】 @二十三次方 
【14:00】 @对酒忽暝   
【14:15】 @君子书斜影 
【14:30】 @九命  
【14:45】 @kakico-蓝桥 
【15:00】 @可念不可说 
【15:15】 @标准结局  
【15:30】 @许长安-杭城记广 
【15:45】 @一只千靥 
【16:00】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16:15】 @叁拾贰號 
【16:30】 @有鹤 
【16:45】 @凉白不是凉白开.  
【17:00】 @层 
【17:15】 @秋秋 
【17:30】 @山小甜 
【17:45】 @蘑菇精  
【18:00】 @苍燕  
【18:15】 @藍磷_ 
【18:30】 @破窗而出 
【18:45】 @许里  
【19:00】 @落雨大 水浸街  
【19:15】 @鱼生一只桃  
【19:30】 @柚子酱Meya 
【19:45】 @还是蓝哥有排面  
【20:00】 @潮汐星流 
【20:15】 @白鬼笔种蘑菇 
【20:30】 @ホタル 
【20:45】 @玟珞 
【21:00】 @异方 
【21:15】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锦里呢 
【21:30】 @归墟 
【21:45】 @紫萱家的黑猫  
【22:00】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22:15】 @霜落 挽寒歌  
【22:30】 @脑洞识别预览器 
【22:45】 @_千旅 
【23:00】 @是个猫派一叶知蓝 
【23:15】 @头头 
【23:30】 @草二竹皿 
【23:45】 @_月本白鹿球_  








—彩蛋—
【05:29】@头头  
【12:14】@蛊惑呀喵w 



【05:20】@阿茔 
【13:14】@标准结局 

【18:18】@拾捌個好友申請 




【23:33】@细川沐 
【23:59】@艾可 


——


最末


感谢可子 @对酒忽暝 在企划进行时的辛♂苦♂劳♂作以及活动当天帮忙盯梢~


感谢@_月本白鹿球_  @叶述怀 等几位太太关注差点没赶上的时间点~


感谢任何一位回复过企划邀请的太太对本企划的支持,企划到这里正式结束啦!




感谢热爱他们的你看到这里。


提前说一句新年快乐!

【王喻/13H】冷

·PO主南方人没在冬天去过北方_(:з」∠)_问过北方朋友了,但如果下文还是出现了啥惊天BUG你们跟我说呀QAQ。

 

1

王不留行属性有新的发展方向,王杰希在俱乐部同技术人员沟通了更久,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所以等他匆匆忙忙赶到机场打开手机,等被冻关机了的手机重新睡醒过来,看到喻文州的微信消息已经是。

“我到啦,在指示牌那边,北京真的好冷啊^_^”

兜兜转转碰到头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王杰希到了喻文州说的地方,左右望了一圈也没见到他人,正纳闷儿呢,听到有人叫他:“杰希,这儿。”

王杰希回头,看到一个硕大的球,羽绒服做的那种。

2

君住雄鸡肚,我家近鸡嘴,有朝一日来相见。

卧槽什么鬼?

3

王杰希登时就笑开了:“文州同志准备齐全啊,这羽绒服怎么看着像是新买的,之前没见你穿过啊。”

“广州人不需要羽绒服……”显然,喻文州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之前特意扫荡商城穿齐了装备,仍然被帝都的零下15°C的今年最低温这一物理攻击给打的只剩了残血。

他带着面罩,就一双深棕的眼睛露在外头,此刻正埋头扯着自己的手套——穿的太厚了,连手套都不方便扯了。

王杰希难得看到一向聪慧的爱人此刻略显笨拙的模样,憋了一会儿才上前帮他抽手套。

喻文州说着冷,但其实裹在棉花皮革和羽绒的保护里,手是温暖而干燥的,倒是王杰希,一路匆匆忙忙赶过来,虽然是直接打的过来没在室外吹太久,一双白皙干净的手此刻还是微微泛出红来了。

“怎么出门连个手套都不带的。”喻文州的手握着王杰希的,冷不丁被他冻了一个哆嗦。

“俱乐部临时有点事……忙忘了。”王杰希肉眼可见的心情也很好,甚至挠了挠喻文州的手掌心。

“啧,王不留行又换装备了?”喻文州倒也没打听,有一搭没一搭的乱猜着。他把王杰希的手揣进了自己的袖子,两个人胳膊连在一起似的就往出走。

王杰希自然也不会告诉竞争战队队长自家战力部署和调整,不过嘛……

“喻队长下次主场打微草,怕是要输哟。”

“本成年人不跟你这种小学生打嘴仗!”

两个人手黏在一起,步调又是一致的,加上王杰希这厮故意使坏,喻文州差点都走顺拐了,他恼羞成怒,唯一露出的那双眼睛恶狠狠的瞪了王杰希一眼。

 

4

王杰希家在的小区不大但挺热闹,往来的人认识他的也不少。他刚拉着喻文州的手进小区门呢,就看到迎面走来个大爷。

大爷上年纪了,可穿的不多却面色红润,声音也洪亮:“哟杰希,你对象又来看你呀。”似乎是想了想,又添了句,“今儿天是冷,老张家都出摊了,可你们小年轻光多穿不行啊,得多锻炼锻炼那身体才好呢。”

喻文州夏秋都来过北京的,大爷也眼熟,笑着应下了。

就这么接着走,就听王杰希那儿感慨:“老张家都出摊了,文州我们去买点儿冰棍吃么?”

“?”大冬天的吃冰淇淋,你们北方集中供暖地区人民都是什么爱好。一边腹诽着,甜食爱好者喻文州加快了脚步。

喻文州说到底其实是个阿宅,这种场面在他过往的人生中的确是没出现过的。

老张家的摊子,说穿了就是个手推车,车上摞着好些塑料泡沫箱,周围一圈的人挑菜似的,这个称一斤冰棍回家,那个抱十盒冰淇淋去单位。还有三个各色冰淇淋都装了一点的塑料袋,搁置在推车最外头,应该是给怕挑的懒货直接拎走的。

这个怕挑的懒货说的自然就是王杰希了……他拎着一袋,掏出手机一看又给冻关机了,无奈的朝里招呼:“没带零钱,晚饭给您送家里去吧。”

张大爷也就挥挥手:“晚上那多冷,微信给我儿子转个账就成了。”他抬头看到边上站着的喻文州,小年轻听说是广州那边的,估计冻的够呛也没见过他们这儿买冰棍,此刻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透着新奇。

王杰希这小伙子讨喜,他对象也讨喜!

张大爷乐呵呵的,塞了个可爱多给喻文州。

张大爷自然也是眼熟的,喻文州一双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谢谢张伯伯。”

 

5

屋里开着地暖,温暖而干燥,王杰希都坐定了,看喻文州还在那儿脱秋裤笑的乐不可支:“文州你居然穿了两条秋裤,还有一条带毛!你到底穿了多少衣服啊。”

喻文州看这厮光着两只脚丫子盘在地毯上喝茶,回答的理直气壮:“我来之前他们听说北京降温降到零下十来度,都一个个怕我冻死在这儿回不去了呢,这会儿已经是我够理智的穿着了。”

“那看来咱是甭出去吃饭了,我去煮个汤吧。”

“出去吃干嘛,在家做不挺好。”喻文州支持道,他其实不太会做菜,这个家的厨艺均值全靠王杰希才勉强搭上了平均值。

所以他是洗碗的那个。

可是他近期刚给马云了一个新的洗碗机。

嘿嘿。

喻文州有点小得意。

 

6

冬天的萝卜,鲜甜,清嫩,耐储,便宜。皮削掉切成滚刀块。

排骨是菜市场帮剁好的,锅里汆遍去去血水,跟姜一起丢进汤锅,不一会儿就煮开了。

喻文州是广州人,爱喝汤,爱喝好汤,王杰希一点都不想委屈他。

掀开盖子,排骨在热水里翻滚着,渐渐沉了底,汤并不清,相反又煮出好些沫沫来。

取一小块里脊肉,细细切茸,打进去些葱姜水,然后用孔最细的漏勺接着去汤锅里转两圈,出来的时候汤就会清亮许多。

这法子有些麻烦,因为肉末可能会从漏勺里飞出来,搞得汤有碍观瞻。也有些鸡肋,因为肉糜也是会煮出好些浮着的白沫沫的。

喻文州把外头收拾好了进厨房的时候,王杰希还在跟那锅汤里的杂质做奋斗,他手稳,持着汤勺锅沿转一圈就能截出点浮沫来,一下磕到旁边的小白碗里,然后再去捞渣滓。

100%的专注和0%的失误,对待这锅汤,王杰希就好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样。

不对,有点小失误,喻文州从后边懒腰抱着他,手附上王杰希的手的时候,他一手抖,汤勺往汤里压了二厘米,沫沫又飘回去了。

“一起呀。”喻文州把下巴搁在王杰希的肩膀上,手也跟着勺子一起动。

然后就再没有人说话了,厨房里,排骨汤的香气开始四溢,等到萝卜入水的那一刹那,那种甜美的草植与肉类融合后恋歌式的芬芳开始泛滥起来,席卷了王杰希小小的家。

王杰希和喻文州小小的房子。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八级大风预警,果然天刚刚黑下,屋外就有呼呼的大风刮了起来,甚至大片的雪花裹挟着天地,在小区干枯的枝丫间放肆的飞舞起来。

像是两个世界,屋外是风雪交加的冬天,屋内的春天食物奏响了乐章。

 

7

如果说人类面对寒冷时的笨拙是一种本能。

那爱人间的相拥,则会带来最馥郁的香气和最温暖的宁静。

那是春之女神在不远处的祝福

——那是冷不到有情人的。


把车钥匙沉塘了千波湖,并一把火烧了车。

_(:з」∠)_半小时果然好难……光顾着码字了都没空去想剧情= =


上接 @某嫌的窝棚 【叶修无奈地笑他笨,刚拉开试衣间的布帘,就看到蓝河暴露在空气中的,纤细白嫩的腰肢。】

叶修的反应速度和手速那可不是盖的,即使脑子楞了一下,手还是秒拉上了试衣间的布帘。

蓝河是脱毛衣的时候头发卡在了商标上,那毛衣质量又好,此刻脑袋被一堆毛线埋住,眼睛都睁不开了。

人在猝然失明的时候通常会没什么安全感,好在蓝河知道叶修在,他感受到那只熟悉的手在自己脑后一绺绺的解开那些缠在一起的结,内心安宁无比。

毕竟这不是个很难的活儿,却是个很需要耐心的细致活,而叶修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了。

但自己眼睛看不见,爱人的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头,偶尔还有呼出的热气喷到背上,蓝河觉得自己头发已经都立起来了,耳后的鸡皮疙瘩大概是能掉下来炒盆菜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氛围哟,蓝河心想,他决定起个话头:“头发好像蛮久没剪了,居然都能缠上商标,得抽空去剪一下啊。”

“恩,我也好久没剪头发了,我俩都得剪了。”

“待会儿反正也没事做,买完衣服我们一起去?”感觉到了脑袋后面的松动,蓝河挥挥手示意叶修不用继续了,自己抬手把毛衣扯了下来。

叶修退后两步,看这那堆米白色的毛衣团子里冒出张支棱着一头乱毛的白皙的人脸来,那是他爱人的脸:“这衣服蛮好,买了。”他顿了顿,“挺……衬你肤色的。”

“那就它了!”蓝河也爽快,知道叶修从来衣服挑个自己的尺码就买从来不试,给他拎了一串基础款大衣,干脆利落的排队结账去了。

平安夜,人有点多,排队的时候蓝河还提了一嘴:“就是不知道待会儿理发店人会不会很多……”

人还真就特别多!

叶修蓝河走了三家里头都是爆满,一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蓝河纠结了:“要么,改天?我们可以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再找找吧,这儿理发店我记得挺多的……”叶修这人向来是当日事当日毕的,仍不死心又带着蓝河转了大半条街,“阿远,这家店是理发店吧?之前没见过,新开的么……”

这大概真是家新开的店,又坐落在偏角处,因此此时竟也一个客人都没有,但门口两个硕大的三个灯旋转着。

“应该是理发店吧……”蓝河抬头看着点名,香格里拉美容会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两人相视不定中,门口的接待小妹已经迎了过来:“两位欢迎,是剪头发么?”

现在理发店都爱叫美容会所了么……叶宅男和许宅男乖巧的点点头:“对,我俩都剪。”

“tony老师,tom老师,这两位剪头发,两位请跟我来。”

“帅哥想剪个什么样的呀。”

叶修:“就这个样儿,剪短点就行了。”

蓝河:“换个帅点儿的。”

他俩的座位靠的近,叶修就看着隔壁镜子里蓝河在那位tony老师的手下渐渐地改变了造型,越看越觉得如今的时尚审美自己是看不懂了——这年头原来这样叫帅么?他已经快忍不住要笑出声了啊!

蓝河似乎也有话要说,他正要开口,听到耳边轰隆隆的声音。

然后就是一阵嘈杂的叫嚷,从内间跑出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彪形大汉来。

“老大们,不好了!YLM666号实验失败,爆炸了!”

“什么?!”tony老师和tom老师同时大惊失色。

tom老师甚至一个手抖把叶修的三七开刘海剪出个豁口,生生变成么M型。


靠你了…… @典衣当剑 

 
© 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